翻页   夜间
快眼小说网 > 影后晚上见 > 第五章 搭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小说网] https://www.kyxs5.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随云挑眉看向和自己搭讪的白新爱,目光中所透出的光仿佛能看穿对方的心思。

    对于这种想要借自己的身份来抬高名气的人,他一向都是不怎么感冒的,因此并不理会,眼神只停留了一瞬便移开了。

    即便只有短短的几秒钟,也足以让白新爱的肾上腺素激生,心跳不断加速了。

    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男人,犹如造物主的宠儿!

    她依旧不气馁,手里拿着香槟酒杯,冲着顾随云过去,想要同他的酒杯相碰。

    “顾总,别这么冷漠嘛!既然你要等的人还没来,不如我陪你喝两杯可好?”

    显然白新爱是将他当成了应酬酒桌上的那些人,可他顾随云要是这么容易钓,也就不会让人那般想方设法的对付了。

    他冷漠的扫了女人一眼,眼神之中尽是警告。

    季染刚换好了服务生的衣服,被带自己过来的人塞了倒好酒的托盘,便赶鸭子上架的如其他侍者一般在会场上穿梭起来。

    听消息说这边有一场大型发布会,光是宴会场地就大得令人咂舌,来的更是名流巨贾,能到这里来当服务生,必然能拿到不菲的报酬,更何况,在这群有钱人面前伪装,又是一种何等难得的经验呢?

    只是刚扎进人堆,她就看到了前不久才被自己“陷害”了的顾随云,心中不免哀嚎一声。

    光顾着想着自己内心的小九九,居然忘了顾随云乃是本市最大的名流,这种场合会碰到他的几率无疑倍增。

    正当她打算转身往另外一个方向去的时候,刚低下头,就听到那个自己十分想躲避的清朗声音,明显就是冲着她来的。

    “等等……”

    季染想自己要是真被他认出来了,依照这段时间网络上的风势情况来看,自己恐怕是小命难保。

    但要是现在就转身走了,这不就等于直接告诉对方自己摆明了有问题,更引人怀疑。

    两难之中,季染很快有了抉择,头埋得更低了,脚步直直的朝着顾随云的方向过去。

    顾随云原本只是因为被白新爱这个没眼色的女人纠缠的烦了,打算放下酒杯断了她的念想。

    谁知道随口叫住的一个服务生看起来如此有猫腻,他向来谨慎,目光不免多停留了几秒钟。

    仅仅是几秒钟,就让有了大发现。

    这身影,不是他心心念念的小染吗?虽然感觉那样子又有了一点变化,脸上也多了几颗痘痘,可那无疑,确实是小染——他可不信这世上有那么相似的两个人。

    他脸上的表情便多了几分耐人寻味。

    会场上的服务生无不挺直了腰杆昂首挺胸的姿态,唯独她一副不能见人的模样,要是她正常表现,倒也不至于一下子被认出来,偏偏这么心虚的作态,不让顾随云认出来也难。

    其实原本这种情况季染能处理好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对上顾随云,季染内心慌乱的要命。

    顾随云将手中的酒杯放到季染手中的托盘上,目光却紧紧的锁定着她,生怕一个不小心,又被她像上次那样溜走了。

    酒杯和托盘的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就像是一个讯号。

    季染心中松了一口气,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想要掩饰的身份已经被人识破了。

    刚要走,却见顾随云锃亮的皮鞋随之快她一步挡在了前方的路上,她依旧不敢抬头,心中落下的大石头瞬间回到嗓子眼。

    她并不明白这些有钱人的心思,更不理解顾随云这个动作的含义,又怕被认出来,也不敢轻易抬头,只得静静的等着。

    可顾随云偏偏等的就是她主动抬头,更有种逼迫她就范的意味,这会儿也是耐着性子一步不让。

    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激烈的动作,所以诡异的气氛旁人并不曾察觉。

    倒是一直有心想跟顾随云搭讪的白新爱将一切都看在眼里,见对自己都爱答不理的冷漠男人居然屈尊降贵的为难一个服务生,直觉得万分奇怪。虽然那服务生看起来长得还不错,可皮肤着实不怎么样。

    好一会儿没听到头顶传来什么动静的季染,试探性的撤了撤脚步,打算绕过顾随云离开,却见之前的场景再次上演。

    这会儿她算是反应过来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千辛万苦的遮掩,没想到对方一眼就识破了。

    本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思,季染大胆的抬起头来,目光直直的望向打量着她的顾随云。

    顾随云还以为她要再磨蹭一会儿才会有胆子抬头呢!见她如此直率,倒是有些反应不及,可嘴角却无端上扬了几分。

    “先生,您不是要拿酒吗?您身边的小姐已经等很久了。”

    她如此提醒着男人,要不是语气之中恭敬不足,谦卑不够,大约顾随云真的会以为是自己认错了人。

    但季染这番表现,却让他更加印证了自己的猜测,她果然就是自己要找的小染。

    他眼神流转,目光之中无端透出几分光彩,好似真的再考虑对方“善意”的提醒。

    不过顷刻之间,他便忽然逼近一步,身子微微前倾,吓得季染忙不迭的后退,可身后却是他早有准备的大手,根本不容她有丝毫退路。

    “喂,你知道这是什么场合吗?你要干什么?”

    察觉到自己处境危险的季染,也顾不得什么礼仪了,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压低了声音轻叱一句。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失态的时候,连一旁的白新爱看着两人如此亲昵的姿态,嫉妒得有些眼红时,就见顾随云忽然抬起自己空闲的手,从两人身体间夹着的托盘上拿了杯酒。

    他的表情似笑非笑,说出的话却格外意味深长。

    “你说得不错,这里的确不是一个合适的场合……”

    季染不明所以,可本能的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但好歹对自己释放出压迫气势的顾随云直起身,让她有了缓一口气的余地,也就没作他想。

    只是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耳边就传来的稀里哗啦的酒杯相撞破碎落地的声音。

    她一瞬间面露惊诧,只见原本从托盘上拿了香槟正要退开的顾随云,袖子不经意间扫到了托盘上的酒杯,力道不小,这才发生了如此事情。

    而始作俑者的他,连自己的身上也没放过,洁白的衬衫上落下了一道暗黄色的酒渍。

    就凭他都没逃过这一场灾难事故,自然不会有人相信他这是故意为之,周遭谴责的目光也就全落到了身为服务生的季染身上。

    顾随云是故意的,可这个场合,季染就算想要说什么,也不能说,只能像一个普通服务生那样,开始道歉:“顾总,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顾随云拧眉,对在他面前一向挺直了腰杆傲气拒绝自己开出的支票的季染如此卑微的冲着自己道歉有些始料未及。

    到底是什么样的环境才让她生出如此矛盾的性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