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快眼小说网 > 九州风云录 > 第一百零二章 蜀王有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小说网] https://www.biqugej.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子阳城,蜀王府邸,吕一平在陪蜀王下棋。

  二人落子如飞。

  蜀王笑呵呵道:“一平啊,你这棋艺可比上次强了不少啊,下了两盘,却只输得本王一颗半子而已。”

  二人已下完两盘,各胜一局,第一局吕一平为先,终盘小胜三子,而第二句为先手的蜀王,却是胜了四子半。

  自从上次吕一平陪蜀王下完棋后,蜀王再与人下棋,论胜负再不按盘论,而是按子论。

  如此一来,竟然有不少人是愿意陪蜀王多手谈几局,而蜀王的棋艺好像更拔一筹,大有横扫巴州棋坛之姿。

  吕一平手捻一颗白子,在棋盘落定之后抬头说道:“是王上让着臣下了。”

  蜀王哈哈大笑道:“不是本王让你,而是因为此次换作是本王有些心神不定罢了!”

  吕一平忙起身拱手俯身道:“愿为王上排忧解难!”

  蜀王摆摆手道:“莫急莫急,快坐回去,接着下,本王不是说了,你我先对弈三局再说。一平啊,你有所不知,本王发现,子阳城中这群文臣棋艺见长,以前与本王下棋,总是举棋不定,磨磨唧唧的,如今下棋,落子倒是快上不少,不过比之你我二人,还相差不小。”

  说话间,蜀王一子又落,吕一平眼皮一跳,蜀王这棋艺倒是有所提高,都学会设陷阱了,只是这挖坑的手段不太高明,自己一眼都能看得出来,城中那些精通对弈之道的文臣们又岂会看不出来?

  蜀王轻咳一声,提醒道:“可都三息了啊!”

  吕一平尴尬一笑,一子落定之后说道:“臣下如何能与王上相提并论。”

  眼见吕一平没有看出自己设下的埋伏,蜀王心中有些得意,捻起一颗黑子迅速落下,开口说道:“一平啊,虽说本王棋力提高不少,可你也不差,在本王看来,这巴州棋坛名手,唯你与本王二人。”

  吕一平面皮微红,好在今日对弈并无人在旁观战,不然他可就真坐不住了。

  不假思索,他随手捻起一颗白子,按在棋盘之上,抬头笑道:“王上过誉了,臣下也就是落子稍快些罢了。”

  话音刚落,却见蜀王眉头微皱,手中那颗黑子却是迟迟未落,见吕一平看向自己,蜀王尴尬一笑,捻棋二指在棋盘上犹豫片刻,终于选择一处落下,口中是道:“一平,你方才这一记神仙手,倒是破了本王辛辛苦苦设下的局。”

  吕一平一愣,低头看向棋盘,自己还真是没被蜀王牵着鼻子走,可若说自己一子就破了蜀王的局,可就有些言之过早了。

  再见蜀王落子的位置,吕一平心中暗叹,这王上学棋路真是学的太认真了,认真到一点变通都不会。

  至少他吕一平还知道些,当董士贤给他讲这些棋理的时候,他将武学之道套入其中,就大体明白这些棋理了。

  无论是习武,还是学棋,除却天赋因素,没有人能上来就是高人圣手,都是要勤学苦练,精研此道方能达到至高之境。

  只把对弈当做消遣一事的吕一平在棋盘上过招自然不如出拳那般随心所欲,可这些棋理,他都明白。

  他心中明白,蜀王下棋,同样不过是为了寻个开心罢了。

  这上位者寻开心又有两种,一种是寻求身心放松,而另一种,则是寻求欲望带来的快乐感受。

  当年司马相乐之所以被废,就是因为过分纵欲,恣意妄为,如此上位者便是万民之祸。

  吕一平同样知道,是因为没人愿意,也没人敢对一州“名手”的蜀王认真的去说一说棋理,毕竟对弈一事,不过是消遣,远不如在家国大事上多些谏言来的有用,过分投君王所好,离奸佞二字就不远了。

  捻子沉思片刻,吕一平惊讶道:“王上,您若不说的话,我还真未看出来,原来这是您设的局,倒是被臣下给误打误撞地破了。”

  说完,随手落子,至于胜负,听天由命吧。

  蜀王没有继续捻子,笑道:“这倒是无心算有心了,说起来世侄女那次刺杀案,不也是出了一记神仙手般的意外么?”

  吕一平见蜀王已无心对弈,便将手中棋子放回棋罐之中,点头应道:“也多亏了那次意外,不然只怕我现在可是无法安心坐在这与王上对弈了。”

  自己悉心设下的局被吕一平这么胡乱一子给搅了,蜀王的确没什么兴致继续接着下了,将手中黑子同样放回棋罐之中,他说道:“不下了,不下了,是本王心不够定,有失水准了!”

  吕一平笑道:“王上何必过谦,若非王上出言点拨,臣下其实并未看出此局个中奥妙。”

  蜀王摇头叹道:“一方棋盘,子在你我手中,都有如此变数,这天下大势,风起云涌,变幻莫测,更是难以预料。”

  收拾棋盘的吕一平边拾着棋子边说道:“我巴州有王上在,便是晴天可见,一切安好。”

  蜀王笑呵呵说道:“一平啊,你这马屁拍得不错,本王虽说不是喜阿谀奉承之辈,可这等好话听在耳中,也是心情舒畅。”

  吕一平笑了笑说道:“那是因为王上慧眼识人,知我吕一平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方才之言,乃臣之肺腑,绝非为了取悦王上。”

  蜀王站起身来,笑着说道:“一平,你知道本王最欣赏你哪一点么?”

  已收拾好棋盘的吕一平也站起身来微微低头道:“臣下不知,不过臣下却是知晓王上不喜欢臣下哪一点!”

  “哦?”

  蜀王一笑,“说来听听!”

  吕一平一本正经地说道:“王上不喜臣下说假话,不仅不喜臣下说假话,谁说假话王上都不喜。”

  “哈哈,哈哈哈!”

  蜀王仰天大笑几声,指着吕一平说道:“好你个吕一平,本王倒是最欣赏你这点,敢说真话!”

  吕一平在心中嘀咕了一句,下棋的时候不算。

  蜀王走了两步说道:“本王此番召你过来,确有要事,近凉城那边要用兵了!”

  吕一平吃了一惊,忙问道:“怎么?西凉打过来了?”

  蜀王摆摆手道:“是也不是,是快要打过来了,却非真打!”

  吕一平听得一头雾水。

  蜀王向面露不解神色的吕一平,继续说道:“不久前,本王收到西凉王送过来的密信,他在信中明言,他有意西取吐蕃,要我配合他演上一场戏。”

  “演戏?”

  蜀王点了点头道:“高阳城中有一支吐蕃人马,这不是什么秘密,当初本王打探到有吐蕃人马到了高阳城,还曾骂过上官老匹夫,想不到他上官青云此举却是惑敌之计。他在信中明言,会向我方之人泄露吐蕃人马行踪,给我们一个伏击吐蕃人马的机会。”

  吕一平皱了皱眉,问道:“王上,会不会是凉州计谋?”

  蜀王笑道:“终究我们才是自家人,吐蕃不过是外族,以我这么多年对他上官青云的了解,此事应当不假。”

  吕一平想了想又问道:“这支吐蕃人马远在高阳城,西凉王若是想吞并吐蕃,为何不直接动手,又何须假借我巴州之手?”

  蜀王微微一笑道:“这便是我高看他上官青云一眼的地方,这十多年来,他上官青云可没闲着,他派兵助如今的吐蕃王扎鲁多金一统吐蕃,那吐蕃王视他上官青云如兄长,而当下,他西凉依然对吐蕃进行帮助。一平,你想想看,若是当初凉州没有打出清君侧的旗号,我大晋还是当初那个大晋王朝,他吐蕃人敢借凉州之手么?”

  吕一平点点头道:“的确如此,可西凉王既然在帮助吐蕃,却为何对其兵戎相见?还要借我巴州之手出掉吐蕃这支兵马呢?”

  蜀王叹道:“这才是上官老儿最高明的地方,我甚至怀疑他身边有高人助他谋事,一平,若要吞并吐蕃,光靠武力攻打是不够的,不然强若前朝武帝时期,也为真的把吐蕃匈奴等蛮夷纳入我中原统治。除了地域优势之外,这胡人生活习性与我大晋皆有不同,可胡人为何要犯我中原?是因为在他们眼中,我中原之物要比他们胡人好的多,可若是愿意帮助吐蕃人,教他们,把我们中原的物产送到吐蕃,再换回吐蕃的物产,让吐蕃人见到,原来不用打打杀杀的一样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一平,没有人愿意打生打死的!”

  吕一平沉默片刻,问道:“王上,那西凉王有何必要灭了高阳城中那支人马呢?”

  蜀王笑了笑说道:“把虎喂饱了,它有了力气,反咬你一口怎么办?所以说,它的利爪还是要剪一剪的,这鞭子也该抽几下!”

  吕一平若有所思,点头道:“看来我巴州要替凉州背一背锅了。”

  蜀王点点头,正色道:“既然西凉要完成这前人未完成的基业,我范景天帮他一把又如何?”

  吕一平单膝跪地,拱手过头道:“王上高义!”

  蜀王搀起吕一平,笑了笑说道:“又来了不是?好话说一遍就够了,说得多了反而不美。”

  吕一平沉声问道:“王上,那我该做些什么?还请王上示下!”

  蜀王点了点头道:“一平,你除了守好平南城之外,还要随时做好准备,策应云上城!”

  “云上城?王上的意思是荆州?”

  蜀王走到桌前坐下,示意吕一平同坐之后,继续说道:“自从上次世侄女出事之后,本王便有心防着荆州了,一平,你想想看,若是凉州剑指吐蕃,那我巴州西部无忧,你说他谢良辰会作何想?况且上次之事,恐怕没那么简单。”

  吕一平给蜀王倒了杯茶,随即自己也为自己倒上一杯。先喝了口茶之后,他说道:“王上,臣下亦是这么觉得,可这荆州,我们是防还是打?”

  蜀王沉默片刻,先喝了口茶,放下茶碗,他轻轻摇了摇头道:“此事再议,等近凉城事毕之后再做商议也不迟。”

  吕一平明白蜀王此话何意,若是巴州先动手,只怕这逆反的罪名就要落到蜀王的头上了,毕竟如今这天下,还姓司马。

  蜀王随后问道:“救世侄女之人可曾调查清楚了?”

  吕一平点点头道:“是一个不大的少年,名叫元夕,与其师曾在我平南城天虞山隐居,才下山便遇见小女遇袭一事,便仗义出手。”

  蜀王一愣,“你是说是个少年?不是其师出手的?”

  吕一平一笑道:“王上,确是元夕所为,我已亲口问过他,也曾出手试探过他的武功,说起来汗颜,别看元夕年不过十七,这一身武艺却已直追臣下,我与其交手不过是略占上风而已。”

  蜀王惊愕道:“竟会如此厉害?其师是谁?你师门青云宗可识得此人?”

  吕一平摇摇头道:“说来惭愧,这元夕下山之后,其师也离开了天虞山,至于其人踪迹,我却不得而知,我曾写书信询问过师门,师门那边也不知此人跟脚来历。那元夕自幼随师父上山,却只知其师自称山居士,而其所学内功,说来好笑,叫做高深内功。”

  蜀王朗声笑道:“倒是个很响亮的名字,想必其师不想泄露自己的底细。”

  吕一平点点头道:“的确如此,不过王上放心,元夕此人,为人坦荡,行事光明磊落,又重情义,不是宵小之辈。”

  蜀王看向吕一平,总觉得有些不对。

  吕一平见蜀王看向自己,忙接着说道:“王上,是属下疏忽了,这元夕如今已投入我的麾下,还未来得及向王上禀报。”

  蜀王笑道:“一个下属而已,你又无需事事皆向我汇报。”

  吕一平欲言又止。

  蜀王看了吕一平一眼说道:“又犯老毛病了不是?”

  吕一平说道:“王上,臣下此番来子阳城,把元夕也带来了。”

  蜀王瞥了吕一平一眼,吕一平心虚,拿起了茶杯。

  蜀王笑了笑说道:“如此说来,你是要重用此人喽?”

  吕一平尴尬一笑,“王上慧眼如炬,不过臣下保证,此人可堪大任。”

  蜀王道:“既然如此,本王若是不见一见这个元夕,你吕一平是不是就不会说些肺腑之言喽?”

  吕一平忙正色道:“王上,臣下诚字当头!”

  蜀王大笑道:“好一个诚字当头,那本王就见一见这元夕,究竟有何能耐,能让你如此看重!”

  吕一平心中一叹,若不是为了自己那宝贝闺女,自己又何必如此心急呢!

  蜀王喝了口茶随口问道:“世侄女芳龄几何?本王记得似乎该有二八年华了吧!”

  吕一平道:“想不到王上记得如此清楚,小女今年刚好十六!”

  蜀王笑了笑说道:“你得女甚晚,本王因此记得清楚些,本王倒是有些意外,你为何不再多要几个?”

  吕一平面露尴尬神色。

  蜀王哈哈大笑,拍了拍吕一平肩膀道:“单凭这点,你可就不如本王了。”

  吕一平赶紧给蜀王添了些茶,蜀王有两子,大世子范建功,小世子范立业。

  自己膝下无儿,这话茬却是接不下去了。

  蜀王喝了口茶道:“下次再来子阳城,把世侄女也带来逛逛,本王记得你上次带她来王府还是五年前呢吧!”

  吕一平心中暗叹,脸色却笑道:“王上,我这闺女顽劣得很,一点女儿样都没有,女工一事什么都不会,天天就会舞刀弄棒的,臣下嫌丢人,便不再带她出来了。”

  蜀王呵呵笑道:“本王记得,当年小关雎可是在王府把我那业儿给打哭了。”

  吕一平觉得还是与蜀王多下一盘更好些。

  “是臣下教女无方!”

  蜀王见吕一平面色有些不自然,拍拍吕一平胳膊说道:“你紧张个什么?本王是如此记仇之人么?说起来,本王倒是挺喜欢世侄女这性格!”

  吕一平叹道:“王上,若非她如此贪玩儿,又岂会发生此前刺杀一事,如今臣下只让她在家中好生待着,也快到了出阁的年纪了,总出去疯疯癫癫的也不像话!”

  蜀王笑道:“只怕世侄女坐不住吧!”

  吕一平苦笑道:“王上倒是对小女了解得很,坐不住了在城内逛逛也无妨,在这平南城内,臣下若是连自己的女儿都护不住,可就对不住身上这副甲衣了。”

  蜀王点点头道:“还是小心些为妙,前几日业儿还提起你家小关雎来着。”

  吕一平疑惑道:“小世子如何会提起小女呢?莫非是……”

  蜀王笑道:“倒不是业儿记仇,只是这少年郎嘛,都有些争强好胜之心。青云宗两位高手在王府内,业儿他与功儿不同,不喜读书,自小尚武,本王又不舍得将他送去青云宗,况且,为了将来不生出意外,本王也不能送他去习武,就让魏帅找位拳脚功夫好的师父应付一下业儿得了。”

  当年吕关雎打哭王府小世子一事却让吕一平名声大噪,蜀王众属臣皆知道这位才当上平南城守将不久的吕一平生了一个好女儿。

  而吕一平却不知吕关雎为何与小世子范立业交手,只当是小孩子家的打闹,如今听蜀王说起小世子练拳一事,似乎有些明白了。

  蜀王继续说着,“当年业儿在院中练拳,被小关雎给撞见了,便随口说了句话,业儿不服气,所以才有业儿被打哭一事,说起来业儿哭倒不仅仅是因为挨打落了面子,更是觉得本王骗了他,没给他找到一个真正的高手教他。”

  至于吕关雎说句什么话,吕一平不用想都知道。

  吕一平嘴巴张了张,憋了半天又只好再说一句:“是臣下教女无方!”

  蜀王白了他一眼道:“这可是句违心话了啊,本王没在这跟你翻旧账,这不是府中来了两位青云宗的高手,业儿终于逮到机会,认了其中一位做了个记名弟子,练了些时日,自觉长进不少,这不,有了点本事便想起小时候自己吃的那点亏,才提起小关雎来。”

  吕一平随口说道:“那他依然打不过啊!”

  蜀王轻咳一声,吕一平回过神来,忙站起身来躬身说道:“臣下的意思是,是,是……王上恕罪,是臣下教女无方!”

  蜀王无奈地看了吕一平一眼道:“你看本王是不是要下一道王命,命你日日在家教女可好?”

  吕一平脑子灵光一现,岔开话题问道:“王上,不知王府来的青云宗高手是哪两位?小世子又是拜谁为师?”

  蜀王笑道:“是青云宗副掌门贾南风与其弟子宁冱。”

  “想不到是贾师叔亲自下山了啊,这个宁冱我有些印象,但不熟,我下山的时候,他应该才拜入贾师叔门下不久。”

  蜀王点点头道:“本王也未曾想到青云宗会命贾掌门亲自下山,看来各大门派对这个割鹿楼重视得很,只可惜到现在也没人能查出这割鹿楼究竟藏在何处。”

  吕一平面色沉重,点点头道:“此事确实棘手,那割鹿楼行刺鲁王之后又销声匿迹了,叫人查无可查。”

  蜀王叹了口气道:“这江湖还是太自由了,当年我大晋立朝,太祖还是对各大门派太过仁慈了,这百年来身怀绝技之人越来越多,其中难免会有些心术不正之辈,算了,不说这些了,此事现在说了也不过是些牢骚话罢了。”

  吕一平点了点,随后说道:“既然是我师门长辈在王府之中,我理应拜会一下,王上,不知可否?”

  蜀王笑道:“这有何不可?正好,你派人把那个叫元夕的也叫来,正好贾掌门也在,刚好可让他试一试元夕师出何门!”

  吕一平笑道:“如此甚好,臣下这就派人!”

  元夕没料到将军会带自己来子阳城,到了子阳城之后,将军去了王府,而他在驿馆之内等候。

  元夕本欲出去逛逛,吕一平却叫他在驿馆等候,百无聊赖的他也只好在房间中打坐练功。

  练功之余,还要想一想某人。

  最后却变成了想某位姑娘之余,练一练功。

  这时有人敲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